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生物与环境论文 > 动物学论文 > 动物图案论文 山西民间刺绣吉祥动物图案艺术特征论

动物图案论文 山西民间刺绣吉祥动物图案艺术特征论

2019-03-08 14:32:24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 山西民间刺绣主要分布在经济基础较好的晋南、忻州、上党等地域。其中吉祥动物图案则是山西民间刺绣的一个重要内容,在清代时期已经达到“图必有意,意必吉祥”。本文主要通过考察清代到20世纪90年代这一时期的山西民间刺绣,着重对刺绣中吉祥动物图案的构图与造型和色彩特点、制作方法及乡土地域特色诸方面进行系统的归纳、分析、总结,以便从传统民风民俗与艺术性角度明确其表现形式和艺术特征,进而提高我们的认识水平和艺术修养。

  关键词:刺绣,山西美术,吉祥图案,吉祥动物图案,艺术特征

  山西刺绣是民众为了表达吉祥和祝福,以一种艺术的形式反映生活、反映山西境内淳朴的风俗民情的民间艺术。她既古朴又华丽,是民间妇女将自己心中的美好祝愿以理想的、想象的艺术方式进行造型和创作的艺术品。其中清代到20世纪90年代逐步形成了意蕴深厚、形象美丽的吉祥喜庆动物图案,不仅内容丰富、形象维妙维肖,而且富有强烈浓重的艺术特色,因而成为我们学习和研究山西民间刺绣艺术的精粹所在。

  一、山西民间刺绣中的吉祥动物图案

  吉祥动物图案自古就在“逢祥瑞,求吉祥”的民俗观念中被广泛应用着。她体现的是民间生存群体纳福求吉的情感心理。一直以来,在艺术的表现和内容选择上,她都与中华民族传统民风民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镌刻于中华先民骨子里的纳福祈祥和从古至今流淌于老百姓血液中的趋吉避凶的传统文化,成为了民间吉祥动物图案刺绣作为一种艺术发展的文化根基。

  为求得一种心灵的寄托,人们选用了“刺绣”的表现形式。即一种用彩色线在布上绣出各种图案的传统技艺。她精密细致,表现力很强。如图1的布老虎。一只布虎不需要更多的文字说明,即能使人们产生心灵上的息息相通。借虎的威力作吉祥物,用虎的形象传递爱和祝福。这种纯真质朴、“乡土”味十足的民间技艺,丰富了山西民俗的文化内容,也传承了中国特有的传统刺绣艺术。

  图1

  二、山西民间刺绣中吉祥动物图案的艺术特征

  民间刺绣中的吉祥动物图案是刺绣艺术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她趋吉避凶、祈祥纳福。老百姓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喜欢用她来装点喜庆气氛、避邪驱灾。她采用简洁明快的造型手法表达思想感情,比使用直截了当的语言更能含蓄蕴藉地表达出细致入微、耐人寻味的思想意蕴。具体而言,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一) 山西民间刺绣中吉祥动物图案的构图与造型

  从构图与造型上看,吉祥动物图案多表现在菱形、长方形、正方形、圆形等几何形体上。其构图上讲究以满为美,追求圆满、美满、丰满,重视视觉感受。吉祥动物图案相互间结构就象西方物理学原理的照相机,焦距对准的地方清楚、集中之外的模糊,类似国画中的空间处理方式散点透视——中国山水画空间特征的时空转换,擅长把握生命运动的奥秘,给画面带来了整体上的音乐节奏感与和谐感。物象之间相互调节适应,合理利用画面空间,用平面化的形式取得了一种层次感,基本脱离了绘画中的科学透视,而习惯于将作者自己观察、分析、想象的艺术形象创造性地刺绣出来,因此无论是正面、侧面,都将双眼双耳一起刺在绣品上,追求一个完整形象,体现出求全的造型特征,从而形成了一种象征性造型;在表现手法上重视神似不求形似,从而形成了独具内在特色的造型美感。这种艺术的吉祥动物图案以象征寓意来寄托人们的生活理想与愿望,创造出了一种自由、浪漫、夸张的表现手法以及山西民间刺绣艺术中特有的造型形式。

  1.单独纹样的吉祥动物图案:

  作者以一单独的吉祥动物图案绣在肚兜、围嘴或玩具上面,表现的形式简单且主题明确。

  如图2、图3为麒麟图。虽都有着艺术的变形夸张,但表现的形式有所不同,形成了不同的造型,从而传达出不同的艺术趣味。如图2肚兜上的这只麒麟,绣在菱形状的肚兜正中,整体构图均衡。昂首翘尾,头大身粗,应用了大胆的夸张,身体为侧面,头部极度上仰,大张着嘴,且它的双眼同时出现在绣面上,为的是加强整体的完善,求得以“全”为美的艺术效果。两根卷曲的胡须和伸张的牙爪使其形象生动活泼。尾部以细直线绣就,中间长两头短,绣成一扇形,形成直线与弧线的对比,使得麒麟的形态显得孔武有力。而麟片则用打籽绣的针法使其产生一种起伏变化的同时,带有了略微的体积感和节奏感。在加强了它活泼形象的同时,使它那仁德的本性在夸张的造型里依旧表现得淋漓尽致。其夸张的造型,大小正与肚兜的菱形呼应和吻合,使得这件肚兜绣品在构图与造型上,达到了一种恰到好处的协调统一的形式美。而图3中的麒麟图案,绣在扇形中,在整体的布局中更突出了主题内容,也具有一定的装饰效果。其尾部虽只用曲线来表现,却显得相当俏皮、可爱。较之前图1的腿脚细长,爪子也没张开,头部高度上仰,大张着嘴,弯曲着的腿表现出一种动感。它在曲线形成的火焰纹围绕下,威武又不失稚气。这种构图与造型也表达出了求“满”的艺术追求。以上这两种不同形式的造型,以焦点的构图形式交待清楚了吉祥动物与整体布局的结构关系,体现了民间群众的共同信仰,即把麒麟看作是吉祥的灵兽。

  图2 图3

  如图4、图5是狮子图案。这一动物被视为祥瑞辟邪之兽在民间艺术中广泛出现用在不同的绣品上,其构图与造型就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图4中“瑞狮”整体是一个比较敦厚而又可爱的形象,基本写实。在六边体的正中踞坐的十分稳当。整体用平绣法拉出的直线整齐规平,而那几根弯曲程度不同的狮须飘在绣面上却打破了这种平整。头上成旋涡状的装饰线较细,呈现出一种轻盈之感,加强了胡须的局部变化与整体感的关系。既注重局部又关心整体,在变化中求统一。图中所有的线条在对比中产生了一种节奏感,虽不强烈,却很舒适。颈下的一串铜铃,以点的形式聚集出现,不仅装点了狮子的形象,也使画面变得温馨而又活泼,起到了点阵聚集在画面中的点缀作用,使绣品更加悦目动人。而图5中“青狮”的造型却给人一种俏皮、潇洒、活泼感。因为它更多地用曲线来表现,加强了它的动感。在扇形里,它回头寻望彩色的绣球,且以一个整体形象大面积地出现,而周围的装饰物又均以不同的比例打破了它的单一性,使整个构图以满为美,突出主体又富于变化。

  图5

  图4

  老虎也是一种常见的吉祥瑞兽,多用来辟邪、驱灾、纳吉。在民间,这种粗犷而不粗糙的造型,用剪贴绣刺成,既有虎的威武,又不失其稚气,凝聚着民众的爱与祝福,希望与眷恋。图6的布虎笨拙的造型,体大肥硕,昂首翘尾是第一感觉,而其中的头部造型则颇为奇妙,两耳上有“寿”字形图案,并在隆起的鼻子上装饰一正面的小布虎。与图7的“鸭鼻虎”相比,图6中“布虎”则是直接地一次性完成的卧虎状。“鸭鼻虎”却更高大、威猛,其头与脚的形态均是用红线勒出来的。“鸭鼻虎”曲线状的眉毛与圆目的对比,显得威武也很协调,并且用短黑线做眼睫毛,使其神气大旺。“鸭”形鼻子更增强了其生动活泼之感与造型的独特美。耳部的造型大而显得很稳健,颈下的五个彩球并排出现,统一呼应了五官,体现了造型上的既有变化又相统一。

  图6 图7

  2.与其他动物组合的吉祥动物图案:

  如图8、图9分别是“虎镇五毒”枕头和“五毒纹”童鞋。图8是绣在枕头上的虎镇五毒。虎的形象占最大面积,周围拟人化的五毒形象围绕着虎而对比形成画面中的点,这种由上而下的点给人一种动感。虎用夸张变形的形象,昂首翘尾,白色的直线绣虎须,短且粗的红线构成尖锐的牙齿,与虎身上的曲线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长且弯的尾巴上用短小的直线加以装饰,既美化了虎的形象,也打破了独立单一的曲线,虎眉及爪与五毒的脸部均以彩线绣出,不仅使形象更加鲜明,且使其成了画面的点睛之针。整个画面构图上用一种环饰形的构图方式,给人产生一种多方位的画面感受。各物体的造型,同时出现在画面上,相互联系,又相互不遮盖,以保持各部分的完整造型,也充分体现出了人们借“虎”的力量压邪的美好心愿。相比之下,图9中五毒的形象较趋写实。鞋头是虎头蛙身合一的形象,两侧绣以五毒形状,且多用点线面的对比手法,整体形象依据鞋的形式而绣制。虎须以直线且绒线式出现,生动又有体感。鞋边的黑线与整个鞋的构造形成明显的点线面关系,体现了点、线、面要素在构图与造型上恰当的表现形式。

  图8 图9

  在山西民间刺绣中吉祥动物与其他动物组合的图案还有很多。如玩具上刺绣的蛇蟠虎、虎扑鼠等等,均体现了这类造型特点。

  3.与植物组合的吉祥动物图案:

  如图10为“喜鹊嗅梅”图。是晋北忻州民众绣在钱袋上的。此构图在正方形的底缎上用黑线绣出长尾喜鹊与梅花,造型写实,构图十分饱满,长短不同的直线表现出梅枝的前后错落与主次关系,而用曲线条绣花,则体现出花的柔美舒展。在白缎底上绣出黑色主体物,黑与白的反复强烈映衬,使绣品就象一幅碑刻的拓片。其构图用散点法的透视,灵活处理了画面,使整体造型非常鲜明、平整,给人一种清新素洁,古朴高雅的美好感觉。

  又如图11是狮子图。也是晋北忻州民众绣在钱袋上的。在长方形的横构图里,用简单而大胆夸张的造型绣出一头摇首摆尾的狮子,在构图上占了整体画面四分之三的面积,其下是花卉图案,狮周夸张简练的线条为蝙蝠和红日。整个构图十分整齐、稳重而又统一。狮身倍显分量。硕大的体积与下端的祥瑞花草形成了大小的比例及疏密的对比,十分美观,充分体现了中国忻州五台山——世界佛教名山、文殊菩萨道场,其坐骑硕头雄狮的形象特征。同时形成了“连登太师”的吉祥寓意。整个构图内容充实,丰满,造型极度夸张。这样的造型特点,还有“荷花金鱼” “凤穿牡丹”等,都是吉祥动物与植物图案相结合的民间刺绣艺术品。

  图10 图11

  4.与人物组合的吉祥动物图案:

  图12

  如图12是武松打虎图。是晋南夏县艺人所制的苫盆巾。构图为圆形,老虎身处主要部分。其造型和动态,都与圆形相吻合。人的比例较小于虎,略偏左些。虎的双目以黑白线绣出,放肆地望着武松,胡须也向两边飞扬,象在吹气似得。尾巴上翘,张爪欲向武松奔去。头大身粗,而细短的腿部与身体相对比,衬托出虎形的趣味性,而又不失其威武之势。尤其那些爪子表现得更是尖锐,增加了虎的强悍。虎背上用几个点组成的线条装饰,与身子侧面旋涡状的线条,增强了美感,活跃了气氛。而武松则以一幅镇定的神态出现,与虎的生动形象形成了对比。周围的五毒等装饰物形状则较为写实,它们的平静与虎的生动呈现出鲜明的对比。由此可见,在山西民间刺绣里,吉祥动物图案与人物的结合中,作者不受物象的比例限制,随心所欲,浮想联翩,充分体现出其构图与造型上的大胆、自由和以“满”为美的特色。

  5.与文字组合的吉祥动物图案:

  山西民间刺绣“五蝠捧寿”,在正方形的构图中间,五只蝙蝠环绕寿字组成一幅圆形图案。以用曲线构成的篆体“寿”字作为整个圆形图案的圆心,五蝠的大小比例相当,从而组成了一幅圆满的构图,加强了画面的均衡感;表现手法上,用“蝠”与“福”的谐音手法,与寿字组合,寓意福寿,它不仅充分表达出与文字结合的吉祥动物图案刺绣之寓意,而且还体现了书法艺术与民间艺术传统的同声相应。

  晋北忻州民众绣在钱袋上的“福禄吉祥图”。整幅构图简洁明快。雄鸡位于画面正中间,其造型上,瞪睁着眼睛,乍开着羽毛,扬尾回首,弯曲着腿,大有欲奋勇一战而战则必胜之气概。其身后的鸡冠花,同样用简练的线条夸张其造型,这与右上角的“福禄”二字相结合,使整幅形象更为简洁、明快,相对应的“福禄”二字,采用了篆体表现,基本写实,使画面产生了一种简单与复杂、虚与实的对比,更增强了其主题意义。

  由此可见,民间刺绣中吉祥动物图案在构图与造型上,讲究形式美感和表现手法上的丰富多变,重神似而不求形似,注重对比与统一、节奏与韵律、均衡中又有变化等规律。其造型既有吉祥美好的寓意,又富实用性和形式美感,充分满足了人们内心的情感渴望;题材的表现上,讲究装饰性,随意而绣、尽兴而刺,针法劲爽、气韵高清,解衣般礴般体现了国人独特的造型观和境界观,其各种形象的动态、夸张、明快,活像中国画的大写意。而且在构图与造型上,大都以谐音、寓意和象征等为出发点,将所需的各种形象任意结合,组成具有一定吉祥意蕴和美好内涵的图案,进而达到“图必有意,意必吉祥”。从而极大地丰富了民间刺绣吉祥动物图案的表现手段。

  (二) 山西民间刺绣中吉祥动物图案的色彩特点

  山西民间刺绣中色彩的运用与其造型的整体观念一样,既具有象征性,又具有装饰性。在这里,民间艺人对传统的中国红青春绿等色彩的设色运用,已完全融化为一种观念性的传统方法,花红柳绿的激情碰撞,明媚欢快、幸福祥和,具有强烈的喜庆装饰性。

  1.以深色作底,(如用红、蓝、紫、黑等色)。它可以起到统一画面的作用,使浅色在深色的衬托中,显得鲜明亮堂。

  以中国红作底,中间绣一钴蓝色麒麟,其白色的麟纹及爪牙的搭配,突出了主题形象,醒目了整体画面。麒麟头上的一小块黑色划分,再绣上粉红、粉绿的花朵和淡黄色的扣子,加强了肚兜的整体结构特征,同时与麒麟的动态上下呼应。这件肚兜的主体色彩,冷暖对比强烈,在粉色的调和下,显得和谐又统一。

  如“青狮”是以深紫作底色,绿色绣出狮子的整体形象,其口部、腹部、背部及尾部加少许的红、黄色彩以装饰狮子的形象,并在狮子的周围装点鲜艳的火焰纹和彩色绣球。主色调用明度高、纯度低的色彩调和搭配,使整件绣品色彩明丽亮堂、艳而不俗、浑厚清晰。

  如“ 荷花 ”见右图13深蓝色作底子,左下角的金鱼拿白色和淡黄色绣出,中心的荷花用粉红色渐变到白色,荷叶用草绿色渐变为黄绿色,莲蓬用纯黄色,其中最上面的“一尘不染”四个草书字体用红、黄线绣出,图案四周的红线与各种色彩在空间位置上有机组合,使画面效果鲜艳、饱和、轻松明快。

  图13

  又如“虎镇五毒”枕头,在绿色的底子上,环绕在其四周的五毒图形,颜色看上去虽然很多,但繁而不乱。使整个色彩构图前后、上下、左右,声气呼应、明快响亮、浑厚清晰。

  反之,以浅色做底,中央的吉祥动物图案以深色绣出,其效果亦然。

  2.同类色对比。其效果有一种典雅的风韵。

  如右图14“双蝶”。用纯度较高的粉红色作底,淡粉色的蝴蝶和花卉以相对提高的明度置于其上,使蝴蝶与花卉的色彩和底色相互交错呼应,并运用色彩面积大小上的对比,形成整个色调既调和又有明度对比,产生出一种色彩的节奏变化,显得典雅大方。

  图14

  3.黑白的对比。清新优雅,素净整洁。

  在白色的底子上,用黑线绣出动物和植物,显得十分清晰、醒目。黑白的反复使用,鲜明对比,使绣品形象得到充分衬托,整个色彩构图则更显均衡稳定。给人一种清幽淡雅,素洁规整的美感。

  4.黄中带紫,红上叠绿。简明醒目,秾艳谐调。

  山西民间刺绣图案的色彩使用,在民间玩具绣品创作中也占有重要地位。在明快的色调中,大多是黄中带紫,红上叠绿。如布老虎,黄底子搭配上青、红相间的花纹,然后涂以黄、红、绿的点缀,简明而醒目,秾艳而谐调。

  总而言之,一幅刺绣艺术品最新引人眼球的首先是色彩。中华传统的民间设色口诀,反映出国人彼时彼地源远流长、根深蒂固的审美心理,民间刺绣吉祥图案的作者们也无不例外地充分运用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博大精深的美术文化意蕴与手法,从而形成民间的一种对比与调和的色彩规律,只调和不对比,显得平淡、死板,没有精神;有对比没调和,则显得零乱、繁冗,不大统一。这些民间刺绣中吉祥动物图案的色彩,不仅用得恰到好处,而且那种鲜和艳,鲜得土,鲜得纯,艳得直率,艳得大气,就像山野中淳朴开放的花朵,给人们以朴素而又强烈的视觉刺激和装饰美感。

  (三) 山西民间刺绣中吉祥动物图案的制作方法

  生发于民间、深深蕴育在百姓中的民间刺绣艺术,在中华民族艺术创作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巧妇作者们根据民间刺绣的实际用途、吉祥动物图案的美好寓意象征与美学追求,创造运用了五彩缤纷刺绣针法。吉祥动物图案的刺绣法,在本文中主要涉及以下几点:

  1.平绣法:为刺绣中常用的针法。是一针接一针并排绣成的。它的特点是比较细密规整,具有色彩光泽、形态细腻、表现力丰富等特点。

  2.打籽绣法:装饰性较强,腰包等随身物品多用这种绣法,可谓是两全其美。

  3.剪贴绣法:按图案要求剪好贴在绣面上再缝制,如布老虎等。

  三、山西民间刺绣中吉祥动物图案的乡土地域风采

  三晋大地延续五千年的民风民俗,豪放大气、精致多彩,从而孕育和展示出山西民间刺绣品不同的艺术风貌。

  (一)晋南民间刺绣:

  其艺术特点独具匠心,善于运用多种手法表现生活中的各种题材,有的具象,有的抽象,有的夸张,创造出各种栩栩如生的形象。表现手法上:取材范围很宽而且造型生动染人。

  (二)晋北民间刺绣:

  晋北刺绣造型严谨、色彩华丽、形象雅致。例如,其布虎特点有别于晋南,多为肥头大耳、胖圆的身躯,浓眉大眼阔嘴,须毛多以描画,闲淡豪放,尾巴粗直,却兼具威猛和乖巧等特点。

  (三)上党民间刺绣:

  上党民间刺绣多以动物、植物为题材,刺绣俗称扎花。式样有凤戏牡丹、鸳鸯卧莲、龙戏蜘蛛、鲤鱼跳龙门、松鼠吃葡萄,蝈蝈吃白菜、刘海戏蟾、蜜蜂采花、喜鹊登梅等。以晋东南黎城的布虎玩具为例,其表现手法以生动的造型,用布块、绸缎为面,荞麦为芯,再用彩线成形并绣各种图案,黄身紫花,绿眉红眼,主色鲜艳明快。绣法上主要用剪贴绣,能够产生出一种浮雕般的艺术美感。

  四、结语

  综上所述,山西民间刺绣不论从形式到内容,还是从造型到表现,都非常丰富和生动。其吉祥动物图案的装饰性,更显灵活多变,刺绣艺术品都具有浓郁的民族艺术特色和乡土风情,山西民间刺绣所有的吉祥动物图案,都是民众们祝福亲友心灵深处的一片真情。她以一种感性的形式出现,不只以缝绣出实用功能为满足,还要根据使用对象的不同,在吉祥动物图案的美化中选用不同的动物形象和故事内容,将满腹深情、一腔爱意密密地缝入其中!这种美好的祝福和祈愿像一根红线贯穿于民间刺绣图案——各种生动活泼、大大小小、吉祥漂亮的动物形象中。今天,传统的民间刺绣虽已淡化了其实用功能,但并未失去其艺术魅力。她那种具有象征意义的吉祥动物图案仍是设计的主体,已成为构筑人们生活方式、艺术风格和审美情趣不可缺少的方式之一。

  有关民间刺绣吉祥动物图案的艺术特色,远非本文有限的篇幅所能道尽,只是尽可能地搜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本文通过对山西民间刺绣之吉祥动物图案独特的艺术形态的分析和研究,将更有助于我们对民俗民艺的初步了解和深刻认识,并为创造富有时代性民族特色的艺术作品提供借鉴。使山西民间刺绣——中华民族这朵古老的艺术奇葩永远放射出东方文化的异彩!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