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皮肤病学论文 > “肺主皮毛”理论在银屑病辨证论治中的应用

“肺主皮毛”理论在银屑病辨证论治中的应用

2015-10-08 14:35:21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

 “肺主皮毛”理论在银屑病辨证论治中的应用

唐志铭,翟晓翔,荆梦晴

(徐州市中医院皮肤科,江苏 徐州 221003)

摘要:“肺主皮毛”是肺与皮毛关系的高度概括,二者不仅在生理上相互联系,病理上相互影响,而且在治疗上相互为用。“肺主皮毛”理论对于指导银屑病的辨证论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银屑病的基本病机为“血热”、“血瘀”、“血燥”, 但肺脏失调对银屑病的发生发展也有推波助澜的作用。对于银屑病的辨证论治,可在从“血”立论的基础上根据“肺主皮毛”理论与从“肺”论治相结合,从而丰富银屑病的辨证论治方法,拓宽辨治思路。

关键词:肺主皮毛;银屑病;辨证论治

Application of the theory of lung govering skin and hair in the treatment based on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 of psoriasis

Tang Zhi-ming, Zhai Xiao-xiang Jing Meng-qing.

Department of Dermatology,Chinese medicine hospital of Xuzhou City ,Xuzhou,221003,China

Abstract:" Lung govering skin and hair " is a high-level overview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lung and superficial.Not only are they interrelated physiologically, interacted pathologically with each otherr, but also treated mutually. " Lung govering skin and hair " theory has great significance for guiding the treatment based on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 of psoriasis. The basic pathogenesis of psoriasis is "hot blood","stasis blood","dried blood",however,lung function disorders also have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occurrence and development of psoriasis. For the treatment based on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 of psoriasis, combination of dialectical treatment from the blood and lung based on " Lung govering skin and hair " theory not only enrich the method of the treatment based on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 of psoriasis, but also broaden the dialectical treatment ideas.

 Keywords:Lung govering skin and hair; Psoriasis;Treatment based on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

 

 

银屑病是皮肤科常见的一种红斑鳞屑性皮肤病,顽固难愈,且复发率高,属于中医学“顽癣”范畴,历代医家在其辨证论治方面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虽然中医药防治银屑病的临床疗效是有目共睹的,然而本病难愈易发的总体局面没有改观,因此如何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辨证论治方法以进一步提高临床疗效,是值得我们探讨的问题。目前银屑病主要从“血”论治,而从“脏腑”论治没有得到重视,尤其是肺,很少有医家将“肺主皮毛”的理论应用于银屑病的辨证论治过程中。笔者在临床上从“肺主皮毛”理论出发对银屑病进行辨证论治,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现将自己的一些拙见和体会略述如下,以供参考,也希望藉此能够丰富银屑病的辨证论治方法,拓宽辨治思路。

一、“肺主皮毛”的内涵 

“肺主皮毛”理论说明了肺与皮毛的关系,最早载于《黄帝内经》,如《素问·五脏生成篇》[1]曰“肺之合皮也,其荣毛也”,《素问·痿论篇》云“肺主身之皮毛”,《素问·经脉别论》说“肺朝百脉,输精于皮毛”。肺主气,司呼吸,主宣发和肃降,通调水道,肺朝百脉,主治节,具有参与气的生成,调节气的升降出入,调节水液的输布、运行和排泄,以及助心行血等生理作用[2]。“皮毛”为一身之表,是指肌肤腠理、汗孔和毛发等组织[3],是人体抵御外邪的屏障。“肺主皮毛”理论是对二者的生理、病理及其相互关系的高度概括[4]。

1.肺与皮毛在生理上相互协调

肺输布津液,充养皮肤。肺将脾胃所运化的水谷精微通过其宣发功能布散到皮毛,使皮肤滋润,毛发光泽,正如《素问·经脉别论》所说:“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输精于皮毛。” 

肺宣发卫气,外达皮毛。卫气由水谷精微所化生,行于脉外,通过肺的宣发作用,充于皮肉,主要发挥着3种生理作用:①温养皮肤。依赖卫气的温煦作用,皮肤维持着相对恒定的温度,而人体温度的相对恒定是维持机体正常生命活动的重要条件之一。②控制汗孔之开阖。卫气司汗孔之开合,调节汗液的排泄,从而维持体温的相对恒定,保证机体内外环境的阴阳平衡。③护卫肌表,助皮毛抵御外邪。肌肤腠理是机体抵御外邪的重要屏障,卫气温养肌肤腠理,司汗孔之开合,使皮肤柔润,腠理致密,构成一道抵抗外邪入侵的防线,使外邪不能侵入机体。故《医旨绪余·宗气营气卫气》曰:“卫气者,为言护卫周身……不使外邪侵犯也。”

肺除了上述宣发津液和卫气以滋润、温养皮毛外,还与皮毛协调,共同主司呼吸功能。因皮毛之汗孔开阖亦具有散气的作用,从而助肺之呼吸[4]。此外,肺与皮毛合和,共同调节水液代谢。肺的宣发肃降和通调水道的功能对于津液代谢作用至关重要。而皮肤通过汗孔之开阖来控制汗液之排泄在水液代谢过程中也起着一定的辅助调节作用。由此可见肺与皮毛在生理功能上相辅相成,相互协调。

2.肺与皮毛在病理上相互影响

皮毛病变传于肺。《素问·咳论》云:“皮毛先受邪气,邪气以从其合也。”指出外邪侵犯机体首先由皮毛人,进一步则侵犯肺脏,是“从其合”,因“肺合皮毛”。明·张介宾[5]曰:“夫外感之咳,必由皮毛而入,盖皮毛为肺之合,而凡外邪袭之,则必先入于肺。”清·沈金鳌[6]更是确信“风邪侵入,不论何处感受,必内归于肺”。

肺之病变累及皮毛。《素问·痿论》云“肺热叶焦,则皮毛虚弱急薄,著则生痿襞也”。 若肺气失宣,卫气不能充达皮毛,则皮寒形冷,皮肤揍理疏松,易为外邪所干,发为皮肤疾患;肺失宣发,则水谷精微不能布散于皮毛,皮毛失其濡润,可见皮焦毛枯,正如《灵枢·经脉》曰:“手太阴气绝,则皮毛焦”; 肺气虚衰,表卫失固,玄府开合失司,则皮肤出现自汗、盗汗。

二、“肺主皮毛”理论对银屑病辨治的指导意义。

“肺主皮毛”,肺与皮毛内外通应,它们不仅在生理上相互联系,病理上相互影响,而且在治疗上相互为用。不但肺之病证可从皮毛而治,而且皮毛疾患也可从肺论治。因此,“肺主皮毛”理论对于指导皮肤病的辨证论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7],当然银屑病也不例外。

银屑病中医学称之为“白疕”,以“肤如疹疥,色白而痒,搔起白中载疕”得名,属于“顽癣”范畴,历代医家对其病因病机都进行了广泛的探讨。如《外科大成》云:“白疕……由风邪克于皮肤,血燥不能荣养所致。”《外科正宗·顽癣第七十六》[8]曰:“顽癣,乃风、热、湿、虫四者为患…此等总皆血燥风毒克于脾、肺二经。”近代中医皮外科奠基人赵炳南在大量临床实践的基础上,提出了银屑病“血热”理论,认为血热是发病的重要内在因素[9]。中医外科名家顾伯华认为该病由营血亏虚、生风生燥、肌肤失养而成[10]。虽然中医各家对银屑病的辨证论治观点各异,但多数医家认为银屑病的发生与“血”密切相关,多从“血”立论,而目前大家对于“血热”、“血瘀”、“血燥”为本病的基本病机达成了普遍的共识。

根据“肺主皮毛”理论,肺脏失调对银屑病的发生发展也有推波助澜的作用[11]。因“肺之合皮也,其荣毛也”,皮毛在一身之表,依赖于肺的宣发,输精于皮毛,皮肤才得以温润和滋养。肺为娇脏,不耐寒热,易被外邪侵扰,致气机壅滞,腠理闭塞,肺气失宣,营卫气血不能外达皮毛,以致肌肤失养,因此大多数银屑病患者会在感受外邪后诱发本病或或导致病情加重。秋主燥,为肺当令,燥易伤肺,肺气不宣,不能布津于肌肤腠理,以致皮肤失于润泽而干裂脱屑,因此银屑病通常会在秋季发病或加重。正如《外科证治全书》云:“白疕皮肤燥痒,起如疹疥而色白,搔之屑起,渐至肢体枯燥,坼裂血出痛楚,十指间皮厚而莫能搔痒……因岁金太过,至深秋燥金用事,乃得此证。”银屑病乃素体有热,复因外邪侵袭,郁于皮毛所致,因“肺合皮毛”,二者在病理上相互影响,进而累及肺脏,肺脏受累则气血津液难以外荣,皮肤失养,从而加重皮损,形成恶性循环,以致本病缠绵难愈。

对于银屑病的辨证论治,笔者认为可在从“血”立论的基础上根据“肺主皮毛”理论与从“肺”论治相结合。

1. 肺热壅盛,郁于血分

证候:新发红斑不断增多,逐渐扩大,颜色鲜红,覆盖白色鳞屑,鳞屑不能完全覆盖红斑,可伴瘙痒,溲赤便干。舌质红,苔薄黄,脉弦滑或数。

辨证论治:本证病机可概括为外邪(风、湿、热等)袭表,首当犯肺,肺气郁闭,郁而化热,热邪壅肺,郁于血分,内不得疏泄,外不能透达,郁阻肌肤而发。法当清肺凉血,通腑泄热。

方药:枇杷清肺饮加减。药用黄芩、桑白皮、枇杷叶、地骨皮、黄连、黄柏、甘草、银花、连翘、野菊花、生槐花等。瘙痒较甚者,酌加荆芥、防风、白蒺藜等;热甚者,酌加白茅根、生地、丹皮、栀子、赤芍、大青叶等;夹瘀者,酌选加丹参、鸡血藤等;夹湿者,加苦参、白鲜皮;咽痛者,酌加北山豆根、藏青果等。

按:本证主要见于银屑病的进展期,其主要病机是“血热”,治疗上以清热凉血解毒为法。而肺毒热邪也是导致银屑病发生发展的重要因素,正如《严用和医学全书》[12]中所载“肺毒热邪……生疮癣”。因此在运用清热凉血解毒之法治疗银屑病时要特别重视清肺热、解肺毒,在选方用药上可选用轻灵透达、清解发散之剂,如金银花、连翘、野菊花、枇杷叶、黄芩等。另外,肺与大肠相表里,肺热可下移大肠,因此清肺热的同时还应清肠热,槐花是清肠热佳品,可酌情用之,必要时也可予通腑泄热之生大黄。

2.肺燥不润、肌肤失养

证候:皮损淡红,干燥脱屑,可伴有皲裂,口干咽燥。舌质淡,舌苔少或薄白,脉缓或沉细。

辨证论治:本证病机可概括为燥伤肺金,肺气不宣,气血津液不能外达皮毛,以致肌肤失养。法当宣肺润燥,养阴清热。

方药:清燥救肺汤加减。药用生石膏、石斛、薄荷、紫菀、枇杷叶、胡麻仁、麦冬、桑叶、杏仁、党参、生甘草、桔梗等。夹瘀者,酌加桃仁、红花、川芎等;燥甚者,酌加天花粉、玉竹、石斛、天冬;痒甚者,酌加荆芥、防风、白鲜皮、乌梢蛇、威灵仙、全蝎等。

按:本证主要见于银屑病的稳定期或消退期,“燥”为病机之关键。上焦肺“若雾露之溉”,“输精于皮毛”,以“熏肤、充身、泽毛”。若肺气失宣,水谷精微不能布散于皮毛,皮毛失其濡润,则出现皮焦毛枯,干裂脱屑。故本证治疗宜宣肺润燥,养阴清热,方选清燥救肺汤加减。方中生石膏清解肺热,麦冬、石斛、胡麻仁润肺养阴;燥伤肺金,肺气郁而不宣,逆而不降,故选用杏仁宣降肺气,辅以清润之桑叶、薄荷宣肺开郁,清肺经在表之风热;紫菀虽苦辛而温,但其性柔润有余,即能开泄肺郁又能润燥;桔梗载药上行,引经宣肺,同时助肺输精于皮毛;党参、生甘草益气和中。诸药合用起到宣肺润燥、滋阴清热的作用。

3.肺胃津伤

证候:红皮病型、泛发性脓疱型银屑病经治疗,渐趋稳定者,其红斑、脓疱渐次消失,大量脱屑后,皮肤出现柔润细嫩外观,皮肤干燥,伴有低热,口干唇燥,胃纳不香,神疲肢软,头昏眼花,夜眠不安,苔光剥而红,少苔或无苔,脉细数无力。

辨证论治:本证病机可概括为热毒炽盛,耗伤津液,肺胃阴伤。法当养阴润肺,益胃生津。

方药:沙参麦冬汤合益胃汤加减。北沙参、玉竹、麦冬、天花粉、扁豆、桑叶、生甘草、冰糖、生地。余热未清者,酌加竹叶、石膏、银花、连翘等;大便干结者,酌加火麻仁、杏仁等;五心烦热者,酌加知母、黄柏、栀子、淡豆豉等;兼有气虚者,酌加党参、五味子。

按:本证见于红皮病型及泛发性脓疱型银屑病的后期,即稳定恢复期。中医学认为二者早期起病之因,乃素体血热,兼外感风湿热毒之邪,郁结不散,蕴久化火成毒,走窜入里,燔灼营血,薰蒸肌肤而发。后期因火毒灼津,肺胃阴伤。“胃喜润恶燥”,因“阳明燥土,得阴始安”,胃燥则无水不沤,受纳腐熟水谷功能失调,加之肺失滋润,宣发肃降乏力,而出现一派虚弱之象。故本证治宜养阴润肺,益胃生津,方选沙参麦冬汤合益胃汤加减。方中沙参、玉竹补益肺胃之阴,辅以麦冬、花粉,还可清肺胃之热;生地、麦冬味甘性寒,为甘凉益胃之上品,二药合用,可养阴清热,生津润燥;扁豆、甘草和养胃气;冰糖濡养肺胃,调和诸药;最后引用桑叶之苦而轻宣肺热,和以甘草之甘而生津液。诸药合用,则津液生,燥热除,各证自愈。如肺阴虚甚,阴不制阳,阳相对偏亢而热者,应在滋养肺阴的同时佐以清肺中虚热之品,如地骨皮、丹皮、知母、玄参等。

三、典型病例

王××,男,43岁。 初诊:2013年10月12日。

主诉:躯干、四肢反复起红斑鳞屑3年,复发加重2月。患者自诉3年前躯干部出现少量黄豆大小红斑,表面有鳞屑,并感轻度瘙痒不适,后皮疹逐渐扩大,数目逐渐增多,渐扩展至四肢,曾到多家医院就医,诊断为“银屑病”,经治疗后皮疹可消退,但时常复发。2个月前患者全身皮疹又复发,现皮疹数目较多,感瘙痒明显。此次发病以来无发热,精神及食纳可,夜寐欠安,大便偏干,小便黄。

查体:躯干、四肢散在黄豆至钱币大小不等浸润性斑块。颜色鲜红,境界清楚,数目较多,密集分布,部分融合成片状,皮损表面有糠秕样白色鳞屑,鳞屑易剥脱,搔刮鳞屑有薄膜现象级点状出血。舌质红,苔薄黄,脉弦数。

辨证:肺热壅盛,郁于血分。

治法:清热凉血,宣肺达表,佐以祛风止痒。

方药:桑白皮10g、野菊花10g、黄芩15g、银花10g、连翘10g、生槐花30g、枇杷叶15g、黄连6g、黄柏10g、荆芥10g、防风10g、浮萍10g、生甘草6g。水煎服,日1剂,共21剂。

二诊:三周后复诊,患者躯干、四肢皮损明显好转,炎性浸润减轻,颜色变淡,表面糠秕样样鳞屑减少,瘙痒感消失,时感口干,大小便正常。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弦数。原方去黄连、荆芥、防风、浮萍,加生地15g、麦冬15g、天花粉20g。水煎服,日1剂,共21剂。3周后患者皮疹基本消退。

 

参考文献:

[1]黄帝内经素问[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2:16.

[2]李德新,刘燕池.中医基础理论(第二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2:220-223.

[3]邢良,王玉玺.浅谈“肺主皮毛”辨证论治瘾疹[J].中医药学报,2012,40(3):130.

[4]王颖晓,李其忠.肺主皮毛理论的研究进展[J].上海中医药杂志,2006,40(1):62-64.

[5]明·张介宾.景岳全书·咳嗽[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3:471.

[6]清·沈金鳌.杂病源流犀烛·感冒源流[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107.

[7]许学江,唐定书.浅谈“肺主皮毛”理论对皮肤病辨治的指导作用[J].国医论坛,2005,20(3):12.

[8]明·陈实功.外科正宗[M].胡晓峰整理.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7:281-282.

[9]北京中医医院.赵炳南临床经验集[M].北:人民卫生出版社,1975:211-229.

[10]顾伯华.中医外科临床手册[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6:364.

[11]刘荣奇,周冬梅,王莒生.王莒生教授从肺论治银屑病经验[J].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2011,6(1):15-16.

[12] 王道瑞.严用和医学全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1:13.

 

 

通讯作者:唐志铭,男,硕士,主治中医师

栏目分类